山西女篮已经日落西山

山西女篮已经日落西山山西兴瑞女子篮球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11月17日,用446天创造了中国版“凯泽斯劳滕神话”。第二赛季,日本国家队控卫大神雄子加盟,山西队成功卫冕。2015年3月5日,玛雅·摩尔率队夺取三连冠,成就“兴瑞王朝”。

因为在中国职业体育圈里,要想拔尖,巨大投入必不可少。山西女篮上赛季全部19场比赛的场馆使用费是95万元人民币,训练场地使用费12万元,再加上女篮队员在山西体育中心的吃住费用150万元。如此高昂的硬件费用,在中国其他地方并不多见。体育大省辽宁多年来实行政府主管政策,队员们领着体育局的工资。姚明投资的上海大鲨鱼篮球俱乐部,每年的场馆、安保等费用也由政府实行减免政策。

有的大型国企投资的俱乐部坐拥自己兴建的场馆,还有地方政府出资邀请俱乐部入驻。纵观中国,职业体育发展没有统一标准,市场化运营混乱。在中国女子篮球职业联赛(WCBA)里,独木难支的民营俱乐部就只剩山西一家,每年2000万元的投入,净亏损1000万元。“我是用钱生生砸出的三连冠,前几年山西经济情况勉强可以,随着经济下滑,这两年公司本身亏损就很严重。要不是对篮球的爱,我哪儿还有能力养俱乐部。”王海珍一脸无奈地说道。

虽然选择搬离太原前往长治,王海珍的无奈里带着一丝欣慰。长治方面不仅无偿提供比赛、训练场馆,免费提供主客队的食宿及安保费用,还给予俱乐部一定的资金扶持。“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王海珍说。从山西中宇男篮股权转让开始,山西球迷便从一次次的“出走”中连声惋惜。中优嘉怡男足搬迁内蒙古,大同女乒“远嫁”武汉,这些不尽相同的“出走”有着同样的原因:资金不足,政府旁观。

体育职能部门多一些雪中送炭,少一些冷眼旁观,职业体育才能走上良性正轨,才会吸引更多企业进入体育圈,从而形成政府支持、财团出资和俱乐部运营的理想模式。山西不应该是职业体育的孵化基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