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得到来自政府高层的明确支持

首次得到来自政府高层的明确支持除了竞争对手的先天优势,2030年世界杯还有洲际轮办的规则“禁区”。虽然亚洲被禁止申办2030年世界杯,但韩国总统文在寅在去年6月曾提出中日韩朝四国联办的全新方案,认为这样可以缓解东北亚紧张的国际政治局势。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奎在世界杯期间也在世界杯前的国际足联执委会上主动再次提议了这个四国联办方案,文在寅在世界杯期间又多次主动倡议,不过国际足联迄今没有给予任何正式的回复。

除非国际足联修改相关申办规则,否则指望2030年为亚洲破例,实在是难上加难。更何况,即便破例,中国还要首先解决所谓的四国联办方案。对于中国而言,目前最现实的申办目标,最快也只能是2034年世界杯,首先规则上已解禁,其次目前主动表达了申办意愿的只有泰国和印尼联办方,以及埃及和津巴布韦,无论2030年世界杯的申办,失败者是南美和欧洲任何一方,在2034年竞争方实力完全不足虑。因为中国届时已是世界杯最后一个没有举办的大国,这将成为中国申办最大的舆论优势。至于外媒的舆论造势,早在去年6月,《中国经济学人》期刊就已发布重磅专题,预测2034年中国经济实力将全面赶超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体。同时多家外媒也已开始炒作中国会申办2034年世界杯,像2008年奥运会一样作为国力跃级的象征。对于中国而言,2034年是比2030年更适合申办的年份。

虽然取消了布拉特时代各大洲轮流申办的规则,但2017年国际足联更新的申办规则规定,任何1届世界杯的前2届世界杯主办洲,都不被允许申办随后的第3届世界杯,意味着2022年的亚洲和2026年的北美洲都被自动排除出2030年世界杯的申办。正因这个规则限制,欧足联才全力支持英国4个足总联合申办,最近连爱尔兰足总都加入了联合申办,所谓的“大不列颠及爱尔兰”五方申办,将是未来南锥体联合申办方最大的竞争对手。此外,欧洲表达申办意向的还有西班牙和葡萄牙(联办),以及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塞尔维亚和希腊组成的巴尔干联办方。为加快体育竞赛表演产业发展提出具体意见,特别强调支持引进国际重大赛事,综合评估世界锦标赛、世界杯赛等大型单项国际赛事的影响力和市场价值,引进一批品牌知名度高、市场前景广的国际顶级赛事。

这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中国申办世界杯首次得到来自政府高层的明确支持。原本2022年世界杯在亚洲举行,是中国申办世界杯最好的机会,但遗憾中国足协错过了这个黄金机会。今年6月,2026年世界杯又确定落户加拿大-美国-墨西哥3国,意味着即便中国确定开始申办世界杯,最快也要2030年。然而,2030年世界杯面临两个非常现实的申办难关。首先是世界杯百年纪念,让首届世界杯承办国乌拉圭占据天然优势。尽管乌拉圭国小力弱,但联合了阿根廷和巴拉圭,申办实力因此大增。乌拉圭与阿根廷的联合申办是最早提出,早在1997年由1位长居以色列的乌拉圭人菲亚科率先倡议。他是受到雅典申办1996年百年奥运会的启发,2005年布拉特造访乌拉圭,庆祝世界杯揭幕75周年之际,已建议乌拉圭可以与南美其他国家联办2030年世界杯,为南美联办奠定了官方支持的基调。

虽然阿根廷和乌拉圭在2017年7月才正式宣布联合申办,但巴拉圭1个月后正式加入,意味着传统“南锥体”的3个西班牙语国家全部申办。这是继2014年的巴西,2026年的墨西哥之后,拉丁美洲最有实力,也最有足球传统优势的申办方,从出炉就是2030年世界杯的头号热门。刚刚申办2026年世界杯失败的摩洛哥足协已宣布继续申办2030年,同时突尼斯和阿尔及利亚也在尝试联合申办,喀麦隆也表达过申办意愿,但显然这些申办方基本都是陪标的小角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